某猫癌的零钱包

小时候不明白,只以为佶屈聱牙,现今才觉得甄士隐作的注字字扎心。

cp臭手


我不常看国剧,但是我总是能不幸地站到be的cp。

看《北平无战事》站过方孟敖*崔中石,也站过方孟韦*谢木兰。最后,崔中石被徐铁英杀了,谢木兰也死了。

看《伪装者》站过台丽,曼丽死在川沙古城了。

看《瑯琊榜》站了苏凰,梅长苏为国捐躯了。

这次《天盛长歌》,站了弈微,知微自杀了。

大概我和国剧八字不合8。

占个tag,妙仔们有没有群推荐的,我想一起玩耍抱团取暖〒_〒

我的心现在冷得像知微弃世那天的大雪一样π_π

一点点杂谈。
对我来说,天盛就是个有才补天,无命补天的悲剧。人敢于直面这样的悲剧也不失为勇士。
在现在国剧女主集体傻白甜,越来越成为异性的附属品的情况下,我非常感谢剧组把这样一个坚强,悲壮,不妥协的凤知微带给观众。

棋子的反抗

熬夜看完了,我自由了。

冷静下来,我还是能接受这个结局的。知微一生都是一枚棋子,从她最敬爱的师长宗宸,她曾经崇拜过的君主到她的兄长长孙弘,爱人宁弈都在利用她,而她终其一生都在权力的棋盘上孤独地挣扎活命,保护她想保护的人。可笑的是,能保护她的人在利用她,不会利用她的人却无力保护她。以她的刚烈,既然终其一生都为鱼肉,自弃又有何妨?

我依然认为,她在用最决绝的方式反抗命运对她的伤害。别说她害死谁了,一辈子都在被当枪使。

苦中作乐

剧里太苦,搞一个好玩一点的东西。

如果用影视剧或戏剧来形容天盛里的cp

弈微——暗黑升级版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
辛弈——《春风不化雨》
老皇帝*赵渊——《极品基老伴》
微衣——《新白娘子传奇》,素贞*小青
弈澄——依旧是罗朱,罗密欧*班伏里奥
川宁(宁川*韶宁)——《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?》,是的,治疗骨质疏松还选川宁骨科,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
微宁——《南希的情史》,论行走江湖的男装大佬如何掰弯小白兔直女。

至于落单的赫连君,应该是帕里斯+提伯尔特吧(罗朱的梗好好用啊@( ̄- ̄)@)

说着玩的T_T,别当真╮(╯▽╰)╭

我以后轻易不追连续剧了,继续当文工团毒奶加脑洞拉郎博主写碎碎念。

乐中悲

看过tv版预告片,我的心态彻底崩了,为什么,为什么???!!!

好不容易追一部剧,为什么要虐得我肝肠寸断?

本钱包无才,胸无点墨,聊以一支曹公对史湘云的判词,以慰我怜知微之情。

湘云的判词其实也不太合,但我真的找不出更贴近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乐中悲

襁褓中,父母叹双亡。

纵居那绮罗丛中,谁知娇养?

幸生来,英豪阔大宽宏量,从未将儿女私情,略萦心上。

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。厮配得才貌仙郎,博得个地久天长。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。

终久是云散高唐,水涸湘江,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,何必枉悲伤?

枷锁中的弈微

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这本来是句说烂了的话,但是现在发现,把它放在弈微cp上再合适不过了。男夺嫡,女出仕,本是自己的选择,是为自由;前情因果,案牍劳烦,国仇家恨种种,是为枷锁。

宁弈或征战或出使,都如弦上之箭,不得不发。他为了海市蜃楼般的幻梦,一次次戴着镣铐起舞。

知微总是说想去看那天大地大,然而辗转颠沛,穿过破袄,也披过紫蟒,名昭青衿,亦尝过情爱,是见了天地,却无自在可言。

弈微的悲剧是从头到尾的悲。起初纵然没有那个诅咒般的誓言,他们走向对方的道路也绝不顺畅。巧的是,宁弈和知微都没有将情爱放在第一位,却是一样地重情; 更巧的是,宁弈是个傲娇王子,知微也不是驯顺的小女人; 巧到没谱的是,二人都有无双的智计。然而,成也巧字,败也巧字,他们的特质就决定了他们很难轻易喜欢上对方,若一旦擦枪走火便一发不可收拾,以至于交心换命。虐的时候就不说了,哭成泪人都是正常; 发糖的时候,观众和他俩一样看不到希望在哪里。

唯一安慰的是,二人的镣铐擦出的火花,偶尔的电光火石,就像暗夜中的偶然闪烁的星光,虽不甚明亮,但是长过天年。秦观云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串戏

一起看《如懿传》和《天盛长歌》的后果是什么?

看到纯妃,我脱口而出"辛夫人"⊙▽⊙

看到大花,我笑起来“绿筠你来啦”⊙▽⊙。

总之,就是串串到一块儿去了╮(╯▽╰)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