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猫癌的零钱包

大概是lof里唯一的夢白吹吧

小六和元若要是成了就真的是茜茜和弗兰茨了,各种意义上。

不过,做梦的那个不是小六,而是元若。

让我听一首あなたが側いれば吧。

六:“义务的沉重会压垮梦想。”
元:“梦想就在那里。”
六:“连小小的幸福都无法抓住。”
元:“我会抓住的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