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猫癌的零钱包

大概是lof里唯一的夢白吹吧

关于《娘役》

《娘役》的结局是,ばらき和ほたる在一系列人事变动后上位top,片桐刑。满。释放后抱着玫瑰去剧场庆祝ほたる的大披露目的时候遇见了仇家,最后还未进剧场便喋血街头。

中山可穗将片桐去世的场景写得极美,大捧的玫瑰在枪声中四散开,落在片桐的尸体上。这个结局一方面照应看开头,片桐去剧场刺杀大鳄组的老头目,老人曾对他说:"你杀死我没有关系,今天是ミキ的披露目,不要让血玷污剧场。"片桐没有在剧场动手让别人在剧场流血,自己也最终没有在剧场流血; 他第一次去剧场是为了杀人,最后一次去剧场在路上被杀; 他第一次去剧场见到了刚上舞台的ほたる,最后一次去剧场时,ほたる刚刚登上事业的第一个顶峰。

另一方面,片桐和ほたる的生活依然是天壤之别。尽管片桐曾经看过她的初舞台,拾到了她丢失的舞鞋,参加了她的后援会(而且是积极分子),出狱的时候还在关心她是退役还是在团。他们有诸多交集,但是片桐依然消失在了她不知道的地方。他留给ほたる的印象只会是一个突然消失的粉丝,而ほたる永远都不会知道片桐的悲剧和心意。

片桐的心意其实就是诗化的饭的心意。

评论

热度(2)